您现在的位置:

诗歌大全 >

滴血研墨,意落成章_散文网

意念生成的墨,灌满了我的身体,红色与蓝色的流渠,游走着想的念。我把心一样的砚台盈满,大脑里的变成了符号,一直敲打的“钢琴”,带着墨色的奏响。的、现在的和未曾发生的都藏在了墨里,与空间烧起了一把火,让一切变得沸腾。

也许是教室里看到的,听到的,感触到的,煮热了意念的墨,所有的一切都存在了,集中在某个时间,某种状态之后,墨迹慢慢开始呈现。我把的身体与联系在了一起,笔平铺在桌面上,纸树立在眼前,那用虚幻呈现的言说,紧随着血液的涌动。身体的每一个动作,甚至是轻微的呼吸,都小心翼翼的溜出来,稍有不慎就断了线。意念与键盘的声音看起来还是比较和谐的,手指变成了一张无声的嘴,说着心里最应该说的话。

阳光比较明媚,照在我的身上,办公桌上的吊兰长势喜人,叶子就像是把把锋利的剑,狂杀着和时光。耳机挂在耳朵上,没有音乐,也那么的愉悦。也许这敲击的声音,忽略了音乐的开启,让一切进入一个很少人能理解的世界。刚才把房间收拾的很干净,心像是个听话的学生,也跟着透彻起来。可能是要写点什么了,就把心变成了一张好似洁白的纸。笔是随性的,没有沾染俗世,一切都被引入了一个幽静的伊甸园。心似乎不太明白旨睡觉会抽搐怎么回事意,有时会有一丝的停顿和,这大概是我词穷言尽的缘故吧。皮肤颜色还算滋润,所有的汗毛都树立起来,接收着来自于冥想世界的电波。毛孔像一张张小嘴,亲吻着空气,告诉身体一切还是蛮清爽的。现在坐着的我,只感觉有四个意识支点,他们主要是心、大脑、手指和荷尔蒙的家。他们也许会帮我找到另一个世界,一个令人匪夷所思的世界。

看着房间的一切,我仿佛感知到他们都在和我说话。我的意识萦绕着整个房间 ,试验台说,“谢谢你帮我搓的澡”;黑板说,“谢谢你帮我洗的脸”;配电箱说,“你敢乱动我,我就弄死你!”;地板说,“你就踩我吧,反正我天生就是被踩的。”;桌上的吊兰说:“别光想着他们,记得给我准备吃的和喝的。” 我的血还在流淌,心脏有节奏的跳着,头上阳光照着,有一丝的热。我把大脑臆想的开关断开,把不认真听的耳朵叫醒,侧目推了眼睛一把。一切又回到了现实。

看看时间,又要下班了。刚发生的一切就像是一瞬间,热血又燃烧了一泓的时光,我的身体好似又年迈了一毫。的线一点点向前走着,眼睛有时是恍惚的,根本看不到时光的脚步。这时,我把自己的心找来问了一下。她说,“生命的坐标上,有一根向前曲走的线。”她看到了,是意儿童得了癫痫是什么原因识告诉她的。我耸了耸肩膀,把心藏在了胸膛过后,侧目看着窗外。

生命是有限的,随着一年一年消逝,一切都交给了命运。可我有点不认命啊,于是开始想找回自己的青。我把意念捆绑在期许之上,一门心思的去寻找破译的密码。心想,怎么才能让自己不死呢?( 网:www.sanwen.net )

是不是减少心脏跳动的次数,或者少呼吸几次,就可以了。后来,试了几次,把我憋得够呛。看来我是异想天开了,哪里有长生不老的灵丹妙药啊?就这样活着,好好活着吧。我把这些都放在心里,让大脑好好的反思一下,从不可能到可能,也许就是一次瞬间的。谁也不能绝对地说,不无可能。早些的时候,人们不会想到人会上天的,所以我保留了自己的愿望。

感悟,在瞬间找寻生命的真谛,成了我最喜欢做的事情。我把自己感悟到的东西,变成了文章,好好的记录下来。同因斯坦对话,想知道更远的世界。从踏进四维空间的那扇门开始,我就被那样的扭曲吸引了,曾试着将自己打的粉碎,也曾试着将自己慢慢扩张,来回的变换,脑细胞死了济南看癫痫病的医院哪个好一批,又激活一批。意念在心中沉淀,燃烧着身体,也许我应该到身体里去看看,到底那里有什么秘密。

身体所有的单元都沸腾起来,血液被重重染成了墨色,不一会儿的功夫,已经跳出了多半篇的符号。我是不是又回来了,刚才到底又发生了什么,我有点担心了,担心自己真的会疯掉,或者变成一个和“霍金”一样的人。真的不想下班了,想把这篇文章写完。嗨!还是走吧,毕竟还要在现实,更何况还有要照顾的人。

我一到家里,就打开了电脑,继续我的创作。突然觉得好像是时空扭转了,刚才还在学校,现在就在家里了。如果把时间阉割掉,那是不是瞬间一闪的事情。开个玩笑,只是觉得心到这个点了,便随口而出。在回家的路上,我想起了几个人的名字。分别是,中国作家协会主席铁凝,中国作家余秋,还有已故的作家三毛与海子。也想起了身边的许多的诗友,比如:网的雨袂独舞、鲁振中、草木白、火淼、浪子狐老师等,也有启蒙诗友雪舞晨蕊、不是人间富贵花、云中宝马老师等。写到这里,引起了我的思考。在文学这条路上,我该怎么走啊?

补充了点营养,保证身体机能的整体运作,继续让符号在纸上跳动。写文章顾然重要,但身体才是最重要的,看到有家里没癫痫史小孩会得癫痫吗些文友身体不太好,也许就是太过于消耗自己的精神,把身体都掏空了。接着上面的问题,我想在文学的路上,我应该在意象与现实中合理的切换,以至于不会让自己走向极端。三毛和海子的世界,我也曾靠近过,但我不会急迫的向前。我觉得应该好好学习下作家铁凝和余秋雨,渐进的去控制自己的文学世界。要有道家的思想,控制阴阳平衡,打打生活中的“太极”。提倡儒家思想上的渐进,包容,尚学。无论是唯物主义,还是唯心主义都是相互影响和并存的,做人做事应当知行合一,厚德载物。另外,对于之外的,应该求同存异,整合。别忘了,任何文化的渊源都来自于我们懒以生存的这个世界。

意念是生命的起始源,一场生命的旅行,是广义上的膨胀,也是狭义上的收缩,你可以把自己放逐在浩瀚的宇宙,也可以把自己积压在看不见的尘埃。冥想的念,可以扭转乾坤,那四维空间的影像便能带你走向深远。

我是风,意念随行,是血液里的意识旋涡,也是冥想的时空扭转。我是风,意念随行,这用血烹热的文章,定能盈墨生香。

———— AuRedLi

2017年11月3日

首发散文网:

© wx.kbarx.com  爱意文学网    版权所有  京ICP备1200768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