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

诗歌大全 >

幸运?对错?-日记心情随笔

前记

现代农村婆媳关系千奇百怪,有的婆婆厉害,媳妇与夫远行定能发家;但若选择留在家里则只能在无形的对抗与折磨中消逝。有的媳妇选择了霸道,婆婆便俯首听命,殊不知心宁何时能有。

其实在这个世界里,谁又需真正的怕谁,都要自力更生,除了婴幼儿和无行动能力的老人。如果父母能给孩子良好的生存环境,那是最聪明的父母;但如果碰上了只顾自己虚假充胖的父母,便会挤压得孩子没有自由生存空间,那更谈不上良好健康发展。

我是一个普通的中年妇女,是一个在娘家众长辈呵护下茁壮成长的幸运儿,从来不知心情难受,有苦难言。但沦落到婆家,碰到了一个受忍让教育的男孩,本来就不知争吵的我加上不想争辨的我,变成了一个公婆当面胡说也不支声的人。现代的女性有谁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呢?仅仅是不说而已。

快乐的自我欺骗,与内心强烈不服,无意中撞上了恶性肿瘤(胃癌),让自己从一个衣食无忧的人明白了什么叫真正的拮据。但更深刻体会到这一点的应该是自己的夫。给他一个可爱的名字叫钢吧。

我就写下自己的一些支离破碎的记忆痕迹吧!也许并不全面,仅仅作为自己的心灵倾诉吧。

第一部:纠结的情感

儿时的一个奇怪的梦

儿时不知是什么时候,做了一个奇特的梦。梦中手中抱着一个孩子,梦中意识到那是自己的孩子,夫回家吃饭只给自己弄了蛋,却没有我的,心中挺不满的。醒来觉得挺难为情的,因为年龄还小,梦到了自己的小家。

巧合的是,钢是一个不吃蛋的人,连拿鸡蛋也是与我婚后为了照顾我被迫所为。

儿时一段懵懂的感情

和许多小朋友一样,在那个特殊的年代,也有一段挺纯真的感情。他像大哥哥一样远远的照顾着我,我挺谢谢他的,但没有想过要在一起。因为我认为那个哥哥太热心助人,我可不想天天晚上还要盼着爱人远方助人归来。我期待的是一个只专心爱我一个的人。

恋爱时一段短暂的感情

参加工作,在伯母的介绍下,有了一段短暂的感情。男友与我同一天生日,只是比我大两岁。男友的父亲是一个极好的人,老人的好无言而喻,他的母亲也是一个挺实在的人。只是自己挺在乎家中的言辞真切而选择了分手。

两人约定一起去南县,我做甲亢恢复检查。临时他转而不去了,说是我说的。如果他说是因为要照顾生意,为将来生计着想,那是可以理解的。但他偏偏选择了我不愿接受的胡弄。所以我选择了打电话提出分手。

与钢家人的第一次见面

那是一个挺特别的日子,钢的生日,他来到宿舍请我到他家吃饭。我懵懂的去了,钢的父亲告知钢生日,记不清当时怎么说的了,只是觉得挺没味的,但当时的我幼稚的认为:反正是与钢在一起,与他的家人没关系,再说在娘家与长辈的关系都挺不错,肯定难不倒自己。

婚前第一次闹矛盾

我是一个喜欢粘人的人,与钢热恋着。我的母亲只有两个女儿,很是爱护我们。在当时的经济情况下,母亲决定给我一万元的压箱钱。还给钱让我们自己去置办物品,我们买了床上用品、电器、还有厨具(听说厨具一般由婆家置办)但我们什么都不懂。直到有一天,婆说兰(比我早一些结婚的一个嫂子)买了沙发垫,我生气了,我用父母给的钱置办的物品这么多,婆居然抵我一个小小的沙发垫。我决定放弃这段只是两个人拥有的感情。

我第一次选择了自己回家,母亲帮我打了回绝电话。但母亲说话太过委婉:她说既然亲家这么说,那我的女儿在家多赚些钱酬备好嫁妆再说。中间也不知还发生了点什么,公婆却故意听不懂,到阳罗买了沙发垫、雨鞋、雨伞。因为毕竟我和钢没有感情故障,所以我们又在一起了。

婚前第二次闹矛盾

母亲给钱我置办着自己的嫁衣,外套都是自己出钱买的,因为钢的工资已经用完。我婚前一月的工资还是满满的,所以为了感谢母亲对我的大方,我对钢说:“婚前我要做最后一件不平等的事:送给父母两百元钱买衣服。”我们有了婚前的第二次不愉快。这份不愉快绵绵影响着我们的婚礼。

离奇的婚礼

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,终于等来了钢,我们高兴的携手拜别了父母。临上路时,我问母亲要了许多糖。我们高兴的来到了我们的新家(公公很引以为豪的一个所谓的豪宅,在我看来一文不值,我只想要一个我和钢两人的小暖房)。高兴的两人同进屋门,猛然惊醒却踏着了门槛(之前我知道不能踏门槛的,自己也是注意着的,可偏偏还是没有做到)。

喝茶了,两人都争着让对方坐东方,因为东方为大呀!最后,我胜了,钢坐在了床的东首,我们喝过茶便去婆家了。礼车来到了婆家前,众人笑说公背媳妇,公背起了我,没走几步,我便要下来和钢一起跑着回婆家。我们高兴的跑着,路途中遇上了说媒的老师和婶娘,她们向我们讨要喜糖,我说等会给,她们不依,我们紧张的给了喜糖,继续一路狂奔。

终于来到了婆家,速度好快,大家还没缓过神来呢!我们进了婆家却忘了拜祖宗。我们高兴的喘息着,后来又高兴的发着喜糖。

晚饭过后,同事闹着公公,钢闷闷的坐在沙发上吸着烟(其实他是不抽烟的)那样子好可爱。我尽量的配合着,只是为了早点陪钢。终于同事们没辄了,只能走了。我便静静的和钢在一起。

婚后的第一次分开

很快的,我们便有了肚里的宝宝,钢却意外的发现了肾结石,疼得他到区医院住院。好不容易终于等到了他归来。那满心的欢喜不言而喻。

产前的我努力着

怀孕的我一边参加工作,一边早上洗着家人的面碗,有空还会扫着地。给娘家节日的钱,母亲心疼的全部打发给我,说买点好吃的;给婆家节日的钱,婆就收着了。

那时有一道菜是印象深刻的,那就是小鲫鱼。因为怀孕,吃小鲫鱼总是被黑龙江#!专业癫痫医院卡住,往往,刚吃上几口,就得到外面弄得泪水直流,有时还会有鲜血,但还是喜欢吃鱼的。

婆在外夸着口,说我们在那儿吃饭吗!其实,每个星期都是要买菜的。但我选择了默不作声。有一次菜实在太少油,因为我怀孕,再加上要上班,实在有些不济,我轻轻对钢说着,钢赶紧要我不作声。

孕期中,我买了包牛奶,选择了做牛奶冰棒一起吃。临产前买了包蛋糕,分给了父母与公婆各一份,还带着一些留在自家。

痛苦的坐月

别人都说生孩子很痛苦,很难熬,可我的宝宝很听话。生产前我看书知道生孩子是很正常的一件事,所以生产时还是比较顺利轻松的。

产前的前一晚,母亲不放心我,在自家吃完晚饭后,在路上帮我弄了一根甘蔗,珊珊来到我家。又到菜地里弄了紫苏根(能帮助保胎或生产)。

凌晨三四点我一觉醒来,发现床单湿了,(当时不知是破了羊水)。告诉了母亲,母亲忙着和我铺上了草纸。过了一会,我便觉得肚子有点疼,这时窗外风雨交加,母亲要钢去叫婆,要钢叫医生(医生隔我家只有几个房子,本来医生是不同意帮我接生的,要我去医院;但我们不想去医院,因为那太麻烦,闲扯还粘着点故呢,在我和母亲的强烈请求下医生才答应了。母亲还和医生夫人谈到自己生孩子很快。)婆到我家后,一直在厨房,最后终于等到了一碗紫苏煮蛋,吃完蛋后吐了一口在被单上,就开始了紧张的生产。

母亲一直在身边鼓励着,实在有一阵我忍不住了,我对母亲说:“妈妈,我可以哭吗?”母亲说,哭吧!眼泪止不住的流着!医生迅速而敏捷的接生,孩子很快生下来了,但因为太快,伤口崩得挺长的。医生帮忙缝合好。钢拿了一个小红包,大家皆大欢喜。医生每天来给我吊水,办“娃招”前一晚,钢选择了先与医生结账,缝线都还没拆下来!(我本来是不赞成的,但钢说反正一样的。)后来不知还唱出了点什么,医生也不高兴了,其实所有的费用都是我和钢自己出的,跟婆家没关系。

“娃招”母亲为了陪我,这个正“主子”却没坐上正席,(婆安排钢的舅妈照顾我),舅妈也是客呀!听说席间的钢累着给每个亲人盛饭,晚间终于等到钢回来了。钢说他生病了,想和母亲换床睡,我们当然不同意,我只想靠着钢。钢呼呼的倒在沙发上睡着了,期间任凭我与母亲大声呼喊,他依然如故。我躺下了,但却使伤口再次炸裂。(当时我并不知情)后来知道了,钢与我抱头痛哭。后来用了单方,弄了好久才好。(用墨鱼骨辗碎涂抹。)

我的母亲照顾着我,坐月中婆没帮我和孩子洗过一次衣(仅仅把自家的衣物拿一大堆在我家洗了一次,晒了一次)。婆也病倒了,一天没来,母亲是一个实在的人,她下午对我说:“孩子,你家婆没来,我也已这么久没回家了。我先回家,有事你再叫我。”我虽然不舍,但还是答应了。

听电话那头爽快的答应了,我和母亲等呀等,等到了下班回家的钢。钢准备送母亲回家,但母亲说,家里不能没人,要钢留在家里照顾我,她走路回家。母亲走路回家了,我和钢继续等着婆,但婆一直没来,天黑时,公也来了,过了好久,婆终于来了。(其实,婆家与我家只有一里的距离)来了之后就在隔壁呆着,后来对我说:“好荔枝到底好,吃了舒服多了。”(原来我怕生火,一直不敢吃荔枝,婆来了就开了包荔枝。)

晚间,公回家了,孩子哭着要吃奶,婆开始也想学着母亲的帮忙喂奶,但那姿势太辛苦,最终婆选择了放弃,喂红糖水给孩子吃。本来母亲走时,孩子一哭,奶水就流,要用毛巾垫着。等喂了两天红糖水后,我的乳房硬梆梆的,(没办法,我只好打电话对母亲说:“妈妈,婆婆生病了,我家的床太冷,婆回家有公照顾病好得快些,您来照顾我吧。”)等母亲来后,帮我喂了孩子,半天没有来乳汁的感觉。再次用了许多偏方才勉强支撑搭餐喂养孩子。

终于等到了坐月结束,虽然有着对钢的不舍,但我还是高高兴兴地回了娘家。

婚后第一个浪漫的生日

我的婚后第一个生日,因为已回娘家,钢特意买了一个蛋糕,上面写着挺特别的话语,那话语独特惬意,钢是一个实在而真情的人,在一起让人有一种说不出的踏实,舒服。

当时一封写给公婆的告白乞盼信

与钢没有感情问题,也没有经济问题,但因为性格和大家庭的原因也有了争吵和冷战。在孩子四岁时曾有一次吵架后做了一个奇怪的梦,便写了一封给公婆的信。当时我用了复印纸,原文交给了公婆,留下了复印件。

尊敬的X老师、X老师太太:

您们好!也许这个称谓,更能给你们带来安全的感觉,不用担心“花言”以后的骗钱。

有些事情需要摆清,特写此信。

事实一:结婚硬要一万元,是我意。我认为这是自我价值能否被家庭成员认可的标志。

提议后,看到了对我使的脾气;不在意,因为我认为以后的日子是我和丈夫过。

事实二:结婚后每到星期三,若还无买菜现象,便要看脸色,然后劝钢买菜。婚后即孕。送母方钱与X母钱等数,(即端午节,中秋节,父、母生日各50元)母方全数打发与我,交与钢,给我买吃食,娘家奶奶也全数打发与我。再加上娘家婚前置买的一罐(十五公斤的)气,我也可以拍着胸口,抬起头说:“我没吃你们的。”(十月怀怡,所吃猪肚全为钢掏钱购买,唯一一次特餐,是吃了猪脚,穿上了婆婆买的两条新短裤,也是因问钢要20元钱递与买布所剩。)

钢住院,医疗本用去一百多元,现金一百八十多元,婆婆收现金200元;无特品滋补,仅烧一对猪腰,也听说烧得没看见了。我母拿来50元看婿,带荔枝一包送奶奶,桂圆一包送亲家。

我倒是用了公公医疗本上130多元(后也搭药买还了),但也有怪事发生,鱼肝油两瓶,前一瓶记着吃,后一瓶一段时间忘记吃了,问钢,他说没吃(因平时总是我喂给他吃,买时造了他的计划)仅剩几粒,再过几日,我吃了最后一粒。<株洲癫痫治疗排名好的医院/p>

事实三:办“三招”:米(65元,35元目鱼所剩,当时七角五的米;当然还运了到新家的母方向奶借了30斤米,还有外婆、舅舅家米在新家)、猪油(21元)味精(4元)一一有钱账,仅盐柴未算账内。生人用纸(只有黄包纸及红草纸10元,剩黄纸,亲眼见,记起时,已不翼而飞(无人与我打招呼)

买猪半边,剩十五斤肉;“鸡”娘家送来16只(8只小鸡(斤把)不久死去一只,算7只(外带一袋干净谷及一袋脱粒谷),报喜后送来九只,不包括报喜的鸡,“坐月”吃去14只,公婆仅用2只鸡加一只请厨师的鸡。(3只)

婆说,“洗衣,好冷呀!”不久,我母起身,我问何故,她说给我和宝宝洗衣。我说婆不是洗了吗?她说,那是她自带的衣物。“坐月”一月,婆无给我和宝宝洗衣现象,我母在时,母洗;母归家时,钢放学后洗。

“三招”前一日,婆带公去大通湖看病,进屋即说“我们还没吃早饭”,后钢入房拿蛋糕,欲一人两片,我说“全拿出去吧,又不多了”,钢信我,全拿出去,过后公婆同去搭车,我问钢,蛋糕吃完了,钢说,还带走两片,我问“空间”中洗衣的我母吃了吗?钢说忘问了。(蛋糕为生人前所买,双方父母都送了一点点。)

打“三招”,母方上一千元钱,购物一千元;公婆上一千元,公婆嘱咐,双方父母要各打发两百元,并一人一件上衣,因公婆代我带一件上衣送与父,我心甚喜,硬要父当时穿上(父说,买了就好,不必试穿)穿上发现袖短一截,便催钢问公婆能否换,后才得知,此衣为婆买给公,因不适,送与舅,舅也不适,开口送与钢了的。给双方母亲买衣也告吹了,本欲婆带我母到阳罗一起购买的。此事发生在“三招”日后。

事后,正值钢劳累过度,申请睡小床,我母未同意,钢睡卧沙发,母打水给婿洗脸,我喂乳(因乳头未出得好,需扶人抱孩共同用力)久喊钢无人应;喂乳后,再喊也无人应;母劝我只能自己靠自己躺下了,结果人重猛躺,生人处再次崩裂(前次因生人过快),自己当时只觉得疼,还未发现。12月25日正是预防接种日,我不顾阻扰,决定给孩接种,孩接种两针,有些反映,哭闹忌食,我母用单方已帮我把乳发起,孩哭乳流,浸湿手巾(奶奶亦要钢拿来了手巾接住)整个白天,不见婆婆,又逢接近双休日,母提出归家,我苦劝母亦不愿,母打电话给婆,(电话机在我床头),听话筒内,声音清脆答应,尔后又说,“我扯完莎再来”.钢回家,我母说意,钢同意,又等许久,仍不见婆,天色渐晚,母走了,又等许久,仍不见婆,天黑边,公至问婆,过一段时间,婆至,进门对钢说:“你跟我洗好脚上毛皮鞋,太冷了;”钢欣然去洗,公婆在另一房,聊了一会儿天,公走了,后钢与我聊天。婆在另一房内喊“钢,跟我拿红花油,我痛”(红花油在婆睡的床旁的写字台上),钢遂去拿,隔一会,婆又说,“钢,给我灌两个盐水瓶,我冷”.钢此次还是说了,“您自己倒吧”.(其实,我母前几日,也是一人睡那张床,晚间要起来,帮我做“腰餐”……)

白天,钢上班,婆起拖出甘蔗(生人前,我母给我“捂”的)吃,把我房内的火盆抱到外面,晒太阳(找人聊天),钢回家洗衣服,我问婆呢,钢说,婆睡在小床上。

婆买的奶瓶2.5元,奶粉16.5元,均账清,就连“黄兵”外公带讨两元,也当我面问钢要(就给就要),钢不依,婆说,“那次一车过去,我还买了一封鞭子,未问你们要钱”,钢说“手巾和烟,你也未给我们呀”,但后来,我问钢,钢说钱还是给了母。

月中母还买了9元财鱼,4.5元鲫鱼,猪脚,当然钱照付。

钢驮煤已花30元,当时2角8的煤,100个,人问起,母当我二人面说:“这没关系,反正我家有煤吗!”

因为婆睡两晚,皆累,我经钢允许只得打电话给我母。我说:“妈妈,你来吧,婆生病,一人睡不热,恐其病情加重,让婆和公共卧,暖和些,有利于她的身体。”母只得再次来,此时的我已感冒(因婆抱妞时每每把被一掀,抱起即走),平时我一般不同意,因孩出生不久,我家又特冷。乳胀痛,但无人与我同喂乳,婆喂糖水给孩吃。母闻讯赶来,帮喂乳给妞,但喂完后,好久,我都无有乳感觉。事后,单方用尽,欠乳喂养。

生人不满45天,婆与夫共打扫卫生,我一句玩笑话,不意招来婆训,“懒人说懒话”.同日,婆与夫在“空间”共洗被,听夫对婆盛怒而言“你蛮勤快”.其时,我母走时,已洗了一被。

走满月,我空手归娘家,娘家打发百元,长命百岁钱,奶亦打发了。

事实四:不满三个月,正值师资紧张,(差一周)周五,夫午间回,夫妻两人共掐白菜做饭,夫说,校长问能否周一上班,欣然同意,遂周五午饭后共赴学校,来到婆家,吃上桂圆蛋,当时许多小学生围住妞逗耍,不到几日,逢无电,水池无水,午饭桌上,婆提出要人提两桶水,夫、公默言,我只得说“我去吧”,无人回应。不满三个月,提两桶水累,路遇说贤良(化名)。

与夫共居公婆家,逢父在四季红得一对“羊腰”,打电话问是否熨熟,我说“熨熟,以免又熨得不见踪影”;钢去取,顺便带了剪刀剪桔枝,因甚喜,且想向我讨功,心急路遇石头,摔倒(因去前,已串嘴,我唯一一次未嘱其小心。)高兴而至,摔得心疼。逢次日,婆来到房中,当面说其“自己为何不心疼自己,别把(bà)蛮做事”.钢连说“没扯电,没抽尿”的勇气都没有,我也不便开口。

又逢夫妻串嘴,公坐阶前,夫坐阶下留学生,我抱妞留学生,因妞急大便,无法坐于阶上把屎,婆遂拿扫帚扫台阶,直扫我身后,我故意喊钢,婆停扫把,夫不动头,屎拉完,遂喊彭枫(学生)拿纸。

那时的记忆犹新,下课自回洗妞衣物;与婆共与妞洗澡,自己洗衣;吃完饭后,一人带人,一人洗碗,再过后看书,路遇人,夸妞干净,我与婆同行,我说是婆功劳,人都称婆能干,能运桔,能……说我两人不知想,扶筷吃,倒筷走,真是笑话,只是不必申诉。

公当亲戚面说“他两人领他聊城羊羔疯治疗到哪家医院好们的工资,在我们一起吃。我倒记得清楚:婚事划账目一千一百五十元(2人200元,6人100元,3人50元,共12人吃饭,除去150元饭桌钱,还剩一千元,帮我二人存在万家”,我们说息钱不要)。生人后3月8日上班,7月6日归家,共4月,等于交伙食800元,下半期开学后,吃两个月午饭,钱清。其实这账在大话前已说白。

搞自考时放妞在婆家,往往到最后一月就需到娘家申请。[妈,我们又无钱支付婆带孙女,自考又越来越近,没空给妞洗澡,洗全衣袖小件衣,婆近年来,还是洗了)您没办法,替女儿牺牲吧!]娘再忙,也无奈的答应,她说只是责任,担待不起,我说“无关,大人带小孩,都是尽心的,如不测,亦是天意;心到了,避免了人为,不需虑。”谁也无权怪谁!

几点声明:

1.子女在父母心中是优秀的。钢不错,我也不赖;钢最喜笑的一句是“初中只有一次排名第二”,因为我的后一句是“其它次都是一名”,中考因认识不清,最后一堂数学考前与中等生一起看“新白娘子传奇”,十二分选择、填空丢失,后考86分(百分题)。幸亏,郭老师事前与舒老师争议后,优秀学生10分分与我。最后以651.5分+10分过公费关。当时农场公费关为655分。

2.婚前,看上的是钢,不是他的家。介绍人说钢家存6万元,其实这数字并不诱人,我娘家也有存款,属于早期富裕的“万元户”(初中时);后正式谈的男友(前任)也有楼房,某师家也曾托媒,同学也曾托媒,因媒人说“我俩初中即恋,”母当面斥走,本来母就不想我找农家、书生家也还予回绝。应该说与钢在一起,倒是一些有趣的事。

婚前送蛋筒给婆吃,也非本意,那是笑的李明(学生)的,准备贿赂钢,给妹签评语,因许多学生围住打球,故转送。现在的我还喜打球,只是无时间。

前友的父,亦即异姓伯父,至今仍怀念,虽只一起吃了几次饭,打了一次“双百分”,也无经典名言,但给人温馨的感觉。相反,现在的公虽买了一圈给我,也讲了名言“一家人钱无关”,但我认为那情太“假”,钢领千元回,婆数九百,我洗碗而至,再数为千元,虽话好听,但我不爱听,家人至诚,不是言语。

前友的母,也虽与我有冲突,但我至今也喜欢她,与前友一次冲突后,他接我到他家(即第二次到他家),他母不言不笑,我也不准备换睡鞋,其母只得要他儿帮我拿。我俩同去糖厂伯母家玩,伯母说“给奶一斤糖,给我母两斤糖”,走时没拿。前友母说:“傻孩子,你为何不拿来呢?”我说,“她甘心送,自会来,不甘心,我也不在乎”

分手时,遂还两百元(曾打发两百,回一百;看奶买烟和礼,送我一件不太贵的棉衣,外加几斤糖。)电话分手时,提到衣,他说不用还了。

现在的婆,“伤”我可谓深矣。

孕后期,因婆洗衣,我久不换,婆说我不爱干净,我笑面对。我与夫开玩笑,“你舍不得钱,生人只给我打70元消炎针”.婆接嘴“谁叫你把(bà)不得蛮,只听娘的,佩蓝生人只几天就下床活动。”我享“坐月”福,是因我母。享不了的“福”,婆也肯定知道。母与父同去益阳给外公做寿,放回妞;妞身上洗澡长驮,引发麻疹,公婆当医生面及我与钢面,说是“驮是从我母家带来”,我只能有泪肚里流。想必记得吧,今年,即2005年又逢秋冬之季,又生驮,应该还记得,到底是谁因吧!

记得生人前,婆入家前,台阶上说“我有好女,每年寄万元,靠女养”,并多次说“靠女养”,家财丰厚(公婆多次说)。我也可以坦率地说,那钱我不希罕。{老人(子女)老人}老人钱给子女,子女多了,老人少了。子女钱给老人,老人多了,子女少了。如果你们怕我食言,尽可说下,“百年后,钱归钢妹,也一并带走肉身,去那天堂”.如果你们想这样,在我为钢妻时,我一定劝其同意。

明日考试,我会先带妞入娘家,请母带,我不想让妞成为婆四处游说的随堂例证。我不想妞的童年因为大人的性格问题而过早地感染家庭矛盾的阴影。孩子是无辜的,她应该有美好的童年。我与母的退避三舍,不是无能,而是为了不伤及孩子。其实,我母的反辩能力有目共睹,有条有理,不卑不亢,但母从未与婆辩过什么,她想的事是:吵过还是亲家,只唯愿女与女婿关系好,夫妻和睦。称雄又怕事的婆,能否想想改改。母去年与父住院,我临行,父托我带两百元给妞过生日。今年,杀猪提前送11斤肉与我们,外带猪脚、猪肝、猪血,钢本欲再买十斤腌留以后吃,父说不要买,吃完了再来提(有吃时,没关系)。格外还买一个小蛋糕,拿一百元钱。相信,我的父母没有主动在公婆前提起这些吧,婆倒是兴高采烈说到替妞买了两百多元衣物。(其中包括妞姑搭买的吧!)

说句实在话,婆给妞买的衣物,我越看越觉好笑,冬冷之季,多买单薄衣物,明年二、四、八月好穿,一次购衣,常期受赞誉,何乐不为。棉衣最贵,吹捧四十元,我们顺便问及,开口“三十六元”,购鞋一双,不两日,底穿,倒是手套一双又一双。

什么时候,家能温馨实在一些呢?

十月长假,提前交付五十元给公过生日,回来公亦热情留饭,天黑边提桶摘辣椒,回来时,饭已快吃完,难道公不知只热留菜吗?玄乎?什么时候,过门能少一些?

其实,外乡打工的妹子盼回家。不要把钱看得太紧,如果只是车费问题,还是劝妹回家;未婚前,回家与婚后回娘家感觉是不一样的。相信钢与钢妹都不是那种为“家中财产用心计的人”.不要草木皆兵,到头来,仇者快亲者恨。毛泽东都有晚年错误思想呢!

还有一个态度问题:去年公婆给妞买一高档耳廓,车上丢失,两人责其一个两岁小孩没拿好。当时她手上还有一根甘蔗。我的意见是,买了给小孩的东西,你就要做好准备,她会弄掉,(只要不是有意的,不需责备)当然,平时教育其爱惜东西是理所当然的。

我希望妞能生活在宽松、和谐的社会环境中,我希望她能大胆、大方地生活!

我想,这应该是最长的云南癫痫到哪家医院好“情书”了吧!我想这也应该是最后一封自忆书了吧!言过之辞,尽请原谅。

最后,重申观点:

百年后(留财)---子女富 老人≠福星

生前(环境、背景创造得好)---子女和睦 老人=智星

Bye-bye!

附:望全文阅读,请勿断章取义!勿烧毁,若不喜阅读,请退稿!

好运!

XXX

2006年。元。11

记忆中的几次吵架情景

有一次,天很冷,外面下着雨,钢蹲靠在“空间”的墙边,

很久以后,把自己的两只脚穿鞋踏入冰冷的漂衣剩水中,再睡到床上。一会后,婆进来了,看见儿子睡在床上,面带微笑的走了,殊不知,她的儿子在这场争吵中受到了多大的伤害。

又一次,钢盛怒用手砸碎门玻璃……其实争吵,伤害着双方

的身心。

第二部:撞上了癌魔

闹离婚

和许多年轻夫妻一样,曾有两次激烈的闹离婚,终因不知明的原因未分手。

离奇的病情阴影

某一年,婆在大通湖医院化验为肝癌。(她要我们保密,不要告诉别人),钢得知后,人情绪极低落,我看着实在心疼,便说:“如果是真的,就好好陪着最后的日子;如果是假的,那就至少有健康的母亲,那更好。不要忧伤!”后到长沙检查,纯属虚惊一场。

钢总觉得耳朵蒙着,到长沙检查,亦查不出何故。我顺便看胆结石,开了一些药回家。吃了药,又学网上的吃了一杯柠檬汁,肚子疼得厉害,本来准备国庆碎石,钢说不要等到那时,离开学还有个把星期,有时间。我们便决定治疗。

感谢及时发现

我们一起来到了益阳中心医院,准备进行胆结石碎石。遇到了一位徐老教授,他说,“你的结石并不大,不可能疼成那样,做个胃镜吧!”

我们依从做了一个胃镜,做胃镜时,医生说,“你溃疡的面不大,但地方不好,要做个活检。”我们拿来了胃镜结果,徐教授给我们开了一些药,他说,“这药可以吃,无论什么结果。”

三天后,我们在悠闲的等活检结果,徐教授说,“去吧,结果应该出来了。”结果拿到手上,我们傻眼了--胃癌(HP+)。我们再次

来到徐教授的办公室,徐教授准备给我们安排住院及手术。我们询问手术大吗?当然大!我们决定去长沙湘雅。我们搭上了去长沙的商务车,给徐教授打了电话。顺利地到达了湘雅。

感谢成功手术

我们经熟人顺利进入湘雅,认识了年轻有为的吴畏医生,他给我们安排了手术,成功地为我们实施了手术。并进行了第一次进口药的化疗,但我的身体难以忍受,所有开口都腐烂,口中起泡,咽不能吞……

本来计划6次化疗的,鉴于我不能接受,吴畏医生把我转给了治胃癌很在行的李斌医生。

感谢替人着想的主治医生

李斌医生给我进行了常规治疗,8次化疗,33次放疗后,我们高兴的遵照医生吩咐进行了全身PKCT,一切都好。但CEA却在这时发表了它的不同意见。我们只得继续进行化疗。

就在手术快一年的1012年7月,我意外的得了两次败血症,感谢老病区63病室对我的温馨照顾。在这时,我拔除了替我减轻许多痛苦的PC管。我血管小,对PC管很是依赖,很想马上再植一根,但李教授以她的经验委婉地推迟着。现在想想,医生对病人的好,有时是说不清的。

感谢救我于危难的生物治疗

我的CEA一直不正常,仍在进行化疗,我的头发再次掉光,人也虚弱得只能躺在病床上,左手输着升血压的药,右手输着化疗药,人的一切活动都要在床上进行。这时,时机再现,迎来了湘雅的首批生物免疫治疗免费名额,李教授为我们争取了一个(仅三个)。

就在病床上,就在双手输液,不能下床的情况下,我幸运地抽出了希望的血液。并成功的回输。

等到又到化疗时,我已连续进行了十几次,人已明显体力不支。但奇迹出现了,我的CEA终于跳到了正常值范围内。那时的喜悦是不言而喻的,我终于不用再化疗了。

接下来,是李教授的复查指导与生物治疗中心的积极治疗。

感谢生物治疗中心的毛老师、王老师、谢好和谢雅护士,以及王主任、夏博士、贺医生等,是你们的敬业让我有了幸福的第二次人生,是你们的热情洋溢让我看到世界的美好。

如果说,年轻的我撞上癌魔是不幸的,但我有温柔的丈夫,有贴心的父母,有“爱大头”的妹妹;能遇上这么多好医生、护士,我又是多么幸运。我相信,暂时的贫困不是我的归宿,我的明天一定很美好!

附:感谢陪伴我时间最长的34病室,替我做放疗的戴医生,以及大通湖医院的内科医生和护士。感谢关心我的亲朋好友,同事。感谢给我救助的政府、部门、领导!

后记

其实,能相遇是一种缘分,在满足自己虚假感情需要的同时,请给他人足够的生存空间。自吹自擂,终有吹破的一天,他人衷心的赞美才让人舒服。

有人说“父母疼爱的孩子往往会遇上大挫折。”其实不然,有父母衷心疼爱的孩子一定能克服困难。只有那种父母说得美得挤压得没空间的孩子,才会有暂时的不顺,但终有拨云见日的时候。

愿农村的公婆,能实话实说,少一些言过其实。

这篇心里话是在同学看我后,又触痛处后,有感而发。(近日,同学来看我,说“四队的人说,你那时挺能吃的,吃了28个鸡?”我和钢听着,都没有说话。)其实,文中有介绍。

我觉得公婆给与不给都没关系,只希望胡话少一些。

© wx.kbarx.com  爱意文学网    版权所有  京ICP备12007688号